13万股东懵了!财务造假4年 这家公司或面临强制退市
本文摘要:28日深夜,*ST康得(原“康得新”)公布了收到证监会第二次《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告知书提到:“公司存在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

原标题:13万股东懵了!财务造假4年,这家公司或面临强制退市

K图 002450_0

  28日深夜,*ST康得(原“康得新”)公布了收到证监会第二次《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

  告知书提到:“公司存在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强制退市情形的可能性,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公司股票已自2019年7月8日停牌,公司股票将继续停牌。

  据悉,2019年1月22日,证监会向*ST康得下发《调查通知书》(编号:苏证调字2019003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2019年11月19日,证监会举行了*ST康得财务造假听证会,听证会上证监会工作人员表示,经调查,2015年到2018年期间,*ST康得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等研发费用等方式虚增营业成本和研发、销售费用,通过这些方式虚增利润119亿元,*ST康得还涉嫌未在相关年度报告中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和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以及未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等违法行为,康得新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在听证会上承认造假,但并不承认造假119亿元。

  *ST康得,全名为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8月,是深圳中小板上市公司。在2017年8月《福布斯》发布的年度“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榜中,康得新成为中国首家,也是全球唯一入选的材料企业。同一年,康得新股价创下历史新高,市值近千亿。一度被誉为“中国的3M”和“千亿白马股”

  从昔日的A股大白马股,到濒临退市,康得新是如何走到这般田地?

  4年虚增利润115亿

  信披违法手段极其恶劣;持续时间长;涉案金额巨大;违法情节特别严重,是严重的信披造假事件——这是中国证监会对康得新所涉及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定性。

  据悉,康得新涉嫌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通过虚构销售业务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等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通过上述方式,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分别虚增利润总额23.81亿元、30.89亿元、39.74亿元和24.77亿元,四年累计虚增利润总额119.21亿元

13万股东懵了!财务造假4年 这家公司或面临强制退市

  数额如此之大,时间如此之长,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了。如果扣除虚增利润,康得新连亏四年,已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四年间,同样是虚假数字的还有康德新的银行账户。2015年至2018年,年报中披露的年末银行存款余额分别是95.71亿、146.9亿、177.81亿、144.68亿。每年百亿现金趴在账上的“大牛股”,实际调查却发现,康得新及其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3家子公司的4个北京银行账户的资金,被实时、全额归集到康得集团账户,康得新及其各子公司北京银行账户各年实际余额为0。

  控股股东康得集团直接掏空上市公司还不够,还在2016年、2017年,利用康得新子公司与厦门国际银行和中航信托分别签订《存单质押合同》,为康得集团提供担保,2016年至2018年连续担保债务本金分别为14.83亿、14.63亿、14.63亿。

  据调查,康得新另一项财务造假,是将声称投入先进高分子膜材料项目、建设裸眼3D模组产品等项目募资,以采购款等方式转出24.53亿,并经过多道流转后主要资金回流至康得新,用于归还银行贷款、配合虚增利润等。

  而钟玉作为康得新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是康得新虚增利润的决策者、组织者,负责制定虚假业绩指标和协调各部门,负责安排配合虚假业务的供应商、客户及安排相应的资金,在康得新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中居于核心地位,直接组织、策划、领导并实施了涉案违法行为,是最主要的决策者,证监会认定,其行为直接导致康得新相关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发生,情节特别严重。

  基于此,证监会对钟玉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包括,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作为曾经的大白马,*ST康得于2017年创下历史新高,市值近千亿,停牌前市值125亿元,其市值最高时曾达到940多亿。截至今年一季度末,A股户数多大133141户。不少机构也深陷其中。中国证金持股8792.12万股,占比2.72%,持股市值高达3.09亿元。

  新《证券法》加大处罚力度

  易会满:财务造假是资本市场体内的毒瘤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近日曾表示,近期集中力量查办康得新、康美药业等一批市场高度关注、影响恶劣的重大财务造假案件,起到了震慑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