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任泽平:深入解读中国当前经济形势 未来不必过度悲观
本文摘要:从2016年的6.7%,到2017年的6.8%,再到2018年的6.6%,近3年里,中国GDP增速显然已经离开了高速增长通道,而早在2015年4月时,现任恒大研究院院长的任泽平博

  从2016年的6.7%,到2017年的6.8%,再到2018年的6.6%,近3年里,中国GDP增速显然已经离开了高速增长通道,而早在2015年4月时,现任恒大研究院院长的任泽平博士就预测到“中国经济增速换挡可能从快速下滑期步入缓慢探底期,未来3年经济将呈L型”。

  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专访时,任泽平表示,当前中国经济金融形势依然严峻,核心CPI下行,PPI连续两个月为负,实际利率上升,企业利润承压,从国际环境来看,全球经济见顶回落,美国制造业PMI跌破荣枯线,全球降息潮来临,因此无论从国内和国际经济环境来看,货币宽松的空间已经打开,降息时机已经到来。

  在此次专访中,任泽平深入从中美贸易摩擦,当下产业转移,以及央行推行的LPR机制改革,人民币汇率走势等方面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总体来看,中国在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扩大改革开放、推动国企改革、升级制造产业、发展创新科技方面都在发力,对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也不必过度悲观。

  积极推动产业升级,改善营商环境

  证券时报记者:关于中美贸易摩擦,您觉得,阻碍双方达成协议最大的问题是什么?近期《美国工厂》热映,您有看过吗,怎么评价这部电影所反映的中美产业现实?

  任泽平:我们可以从中美贸易摩擦的进程和美方根本诉求出发,美方并无诚意与中方达成协议,且达成协议并不代表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经贸摩擦只是幌子,根本在于遏制中国。

  中美贸易摩擦打打停停,但总体上形势不断升级。美方对华加征关税的商品规模不断扩大、税率不断提高,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至科技战、金融战、地缘政治战、舆论战等全方位博弈。

  事实已经十分清楚了:美方试图通过贸易战收取关税利益并让制造业回流美国,通过科技战遏制中国创新活力,通过金融战获得更多打击中国经济的手段,通过地缘战搞乱中国及周边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通过舆论战混淆是非欺骗世界人民,最根本也是最本质的是遏制中国崛起、维护美国霸权,这就是底牌。阻碍双方达成协议的根本原因也是基于此。

  中美贸易摩擦从狭义到广义有四个层次:缩减贸易逆差、实现公平贸易的结构性改革、霸权国家对新兴大国的战略遏制、冷战思维的意识形态对抗。缩减贸易逆差可以通过双边努力阶段性缓解,但如果美方单方面要求中国做出调整,而不彻底改变自身高消费低储蓄模式、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美元嚣张的超发特权等根本性问题,美国的贸易逆差不可能从根本上削减,无非是类似当年美日贸易战之后美国对外贸易逆差从日本转移到中国,未来再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在实现公平贸易的结构性改革方面,中国可以做出积极改革,这也是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但是,这些都难以满足美方战略遏制中国高科(行情600730,诊股)技升级和大国崛起的意图。

  《美国工厂》影片最大的矛盾是美国工人效率与福耀工厂的利益冲突,本质是中美文化差异以及全球产业链分工的不同,是全球化浪潮下的必然结果。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迅速发展、劳动生产率大幅提高,但仍然处于全球产业链中下游。美国已经进入到高福利阶段,人工成本大幅上升,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产业转移至更有比较优势的东南亚等国家(地区)。

  证券时报记者:当下产业转移成为舆论的焦点,尤其是越南和印度的崛起,分流了部分中国制造业,对此现象,您如何评价?中国如何进一步保持在制造业的领先地位?

  任泽平:美对华加征关税引发订单从中国转移至越南等地。2019年1-7月中国对美国出口增速大幅减少至-12.3%;但越南对美国出口增速33.2%,较2018年全年上升27.4个百分点。目前来看电机电气和机械器具两大行业转移最为明显,加征关税后美国将机电、机械行业进口转移至墨西哥、越南、中国台湾、加拿大等地;就市场开发潜力看,未来全球产业链:美国进口将逐渐转移至越南、韩国、中国台湾等地,中国出口将逐渐转移至德国、中国香港、印度、越南等。

  越南成为中美贸易摩擦主要受益国,且持续开展对外贸易活动;越南的企业经营成本较中国低,当前越南的劳动力价格、地价、租金、房价、企业税负、水费、汽油、柴油和电力价格分别相当于中国的31.8%、68.6%、15.2%、10.4%、80%、51.5%、84.5%、78.3%和87.5%。但中国的营商环境排名较越南靠前23位,在开办企业、执行合同等多方面好于越南,外商投资总额是越南的12倍。

  面对产业链转移,要积极推动产业升级到中高端,落实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价格、改善营商环境,提高国际竞争力。当前中国出现的产业链转移趋势,一方面是中美贸易摩擦导致企业预期不稳;另一方面是中国发展到现阶段,从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必然结果。面对当前出口下滑、投资不振以及产业链转移问题,可通过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构建新型产业分工体系,实现价值链重构。

  降息时机到来,LPR机制改革是一项重大创新

  证券时报记者:您之前的报告提到中国应该降息,但央行并没有实施。根据当下的环境,您是否还坚持中国应该降息的看法?原因是?

  任泽平:当前中国经济金融形势依然严峻,核心CPI下行,PPI连续两个月为负,实际利率上升,企业利润承压,有必要降息。

  从金融看,7月社融、信贷、M2数据全面回落,宽货币到宽信用政策效果较差。社融领先实体经济和投资,意味着下半年到明年上半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

  从三驾马车看,出口低迷,在全球经济下行和中美贸易摩擦升级背景下,全年出口大概率为负增长。投资不振,出口不景气叠加PPI通缩使得企业盈利承压,制造业投资低迷;房地产融资全面收紧,房地产投资持续下滑;新增专项债难以弥补土地财政下行的缺口,加上严控隐性债务,基建投资反弹力度有限。消费下滑,6月数据因“国五”标准汽车强力去库存短期冲高,7月排除扰动后重新回落。消费与居民就业、收入高度相关,7月城镇调查失业率上升,PMI从业人员指数仍为十年低点,就业压力大,收入增速下行,股市房市财富效应较弱,居民杠杆率高挤压消费。

  从通胀水平看,排除猪瘟和雨季影响的核心CPI保持稳定,PPI时隔3年转负,企业利润下滑、实际利率上升,总体上CPI和PPI均不会对货币政策产生掣肘。从国际环境看,全球经济见顶回落,美国制造业PMI跌破荣枯线,全球降息潮来临。因此,综合当前国内和国际经济环境来看,货币宽松的空间已经打开,降息时机已经到来。

  证券时报记者:8月中旬,央行发布公告称,为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提高利率传导效率,推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您如何评价央行推行的LPR形成机制改革?